从教皇保镖到CEO

  安德里亚斯·威德默是美国卡朋特基金的CEO,并担任多家科技公司的国际总裁。他经常围绕商业道德、企业家精神等诸多议题在世界各地巡回演讲,还力图以企业之力,解决贫困问题。威德默如何成为今天叱咤风云的商业领袖,业界精英?这源于他年轻时干过的一份神秘工作—瑞士卫兵、教皇的御前侍卫。威德默说,这份工作带给他莫大的启迪,让他找到了商业和信仰的交叉点。

  求职,

  是因为这份工作酷

  1986年,20岁的威德默梦想成为一名瑞士卫兵,这并不是因为他是多虔诚的基督教信徒,而是因为他觉得,这是一份很酷的工作。

  瑞士卫兵是现存最古老的军队,效忠于教皇,最远可追溯到1506年。教皇尤里乌斯二世将以勇气、高尚和忠诚闻名的瑞士卫兵请入罗马,保卫教廷。他们的到来一定程度上改写了意大利的国运,1512年,教皇封他们为“教廷自由的捍卫者”。

  他们手执长戟,身着蓝、红、橙色相间的军服(传说是由米开朗其罗设计的),随教皇到各地访问,时刻保卫教皇的安全。瑞士卫兵有着非常严格的选拔标准,身高必须在1.74米以上,年龄30岁以下,在瑞士服完兵役,有深厚的意大利文化底蕴,不得出身于提契诺州,还要求是单身。不过现在已经放宽了地域和单身等要求。

  如今,瑞士卫兵大多数时间是站着执勤,长戟也已经变为一件装饰品。他们的日常工作并不是提防有人行刺,而是防范个别精神病患者,以免他们做出过激的举动伤害到教皇。因为教皇经常露面,为婴孩祈祷,为众生祈福,所以危险防不胜防,卫兵的工作并不轻松。

  但当时的威德默可没想这么多,在他眼里,当教皇的御前侍卫、瑞士卫兵,听起来多么神气!“20岁,当瑞士卫兵举长矛,拿工资?这太棒了!”他回忆道。所以他当时就写了申请函,并通过各项测试,成了教皇保罗二世的一名贴身保镖。当时,他可不在乎自己保护的是不是教皇。

  追随,

  与他的身份无关

  “初见教皇,我就觉得他是我见过的最有活力的人。”威德默并不是基督信徒,却完完全全被教皇征服,他心想,“他到底拥有什么,能让他如此有感染力?”后来,他发现教皇拥有的是信仰。随后,他开始和教皇保罗二世有一定的交流,并在他的引导下找到了自己的信仰。

  威德默追随教皇并非因为他是宗教领袖,在他眼里,教皇就是老板,自己是员工。瑞士卫兵直接向教皇汇报工作,隶属于教廷内务管理处,只负责保卫教皇安全,所以威德默能零距离地感受教皇的为人,认识到他是如何发挥领袖魅力的。

  他回忆道,他在做卫兵的第一个圣诞夜首次和教皇有正面接触。他当年20岁,正为存在感这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但是教皇竟然注意到他的思想挣扎,在威德默困惑的时候认可了他的工作,承认了他的价值,还认识到他为这份工作所做出的牺牲。“他对我说,‘做我的贴身保镖,听起来是一份美差,但你的价值远不仅于此。瑞士卫兵不可主动与教皇交谈,这是犯忌的。但是威德默表示,教皇可能会对你说:“今天不舒服吧。”这时候你就可以回答:“您说对了。”教皇会接着询问怎么了。他不会告诉你该做些什么,而是会主动为你做些什么。他不是要你为他祈祷,而会为你祈祷。

  “我想遇到这样的领导,不论他是什么身份,我都会追随他。”

  启迪,

  人人都能有所成就

  当了两年教皇保镖后,威德默退役并开始从商。经过多年打拼,威德默拥有了多家企业,其中,卡朋特基金是一家为小型企业和教堂基建提供贷款的基金,在全球五大洲都有贷款业务。

现在,威德默为世界各大公司提供咨询并巡回演讲,在咨询和演讲中,他经常讲到自己从教皇保镖的经历中受到的启迪,以及如何成为一个好领导。

威德默说,自己做卫兵时,教皇会主动表示关心,让自己倍感温暖。“他会时不时地和我们一起吃饭,问问我们的生活起居如何。他知道我的名字,甚至知道我是这批卫兵中个头最高的。他在见我父母的时候这么提过,让我妈妈非常感动。我们一共有100个卫兵,他所有人的情况都知道不少。”

  教皇还曾对他说:“我迫不及待地想看看你能做哪些伟大的事情。”

  正是从保卫教皇的经历中受到启迪,再加上多年努力,威德默才成就今天的一番事业,他也找到了商业和信仰的交叉点.(来源:齐鲁晚报)

从教皇保镖到CEO-天狼国际保镖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