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检方跟踪亿元贪官之子发现近亿现金所藏地点

马超群是个什么样的人?对他是如何完成抓捕,财物起获的细节如何?其家财具体如何,传说中的“后台”何来?

  1.2亿元现金、37公斤黄金、68套房产。秦皇岛市城管局副调研员、秦皇岛市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总经理马超群家产一经披露,即引发万众瞩目与争议。不过,他的亲属随即召开新闻发布会反驳,称财物都是已去世的马父马炳忠所留。

  但是,接近案情的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马炳忠去世时曾立有遗嘱,其中提及的财产与目前涉案的巨额资产存有出入。

  司法认定之前,贴于其上的“巨贪”标签正在左右人们的判断。马超群是个什么样的人?对他是如何完成抓捕,财物起获的细节如何?其家财具体如何,传说中的“后台”何来?

  夜晚抓捕

  2014年2月12日,星期三,农历甲午年正月十三。

  傍晚,北戴河联峰北路上出现数十辆警车,大批警察涌入一条小路。

  “我本来以为有人过年打牌,他们来抓赌的。”当时驾车路过这里的市民付先生说,“一想不对,抓赌怎么用得着这么多警察?”随后他发现,附近的每个路口都有警车布控,连北戴河火车站都被拉上了警戒线,他开始意识到“出大事了”。

  付先生后来才知道,警察的目标是后来以巨额家财闻名的马超群。《财经》记者从接近警方的人士处了解到,当时由公安局、检察院和市纪委联合办案,并动用了持枪武警,共约200人,包围了北戴河供水总公司的院子。

  从北戴河区政府沿联峰北路向西不到1公里的一条巷子尽头,一道自动伸缩门旁挂着“中共秦皇岛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委员会”和“秦皇岛北戴河供水总公司”等四块牌子,两个戴着大红花的石狮子威风凛凛,这是正门。在北边剑南路上的后门是一道蓝色的大铁门,常年锁闭。

  办案人员包围完成后,强行进入,在办公楼上找到了马超群。

  不同消息源证实,面对大批警察、武警和检察官,马超群毫无畏惧之色,大声斥骂带队的检察官和警官,并用言语威胁。执法人员向他出示的法律文书,被他一把抢过撕掉。随后,马超群被武警战士用枪托击打,头部出血。

  另一次身体冲突发生在执法人员完成对办公室的搜查后,拒绝被押解上车的马超群,被强行塞了进去。

  不过,他获准给母亲张桂英打了个电话。据张桂英后来叙述,当时大约为晚上9时多,马超群告知自己被警察抓了。

  惊慌的张桂英随即给马超群的弟弟马重群打电话,告诉他哥哥被抓,让他去看看怎么回事。

  约25公里外,秦皇岛市海港区秦皇东大街边上的一处海产品养殖场,拥有者是马重群的前妻孟秋红,他们住在养殖场后院的一栋小楼上。接到电话的马重群随即出门向外走,他不知道,自己也是抓捕对象。

  警察翻过养殖场的大门,按住看门的大爷,询问马重群的位置。大爷告诉警察,马住在后面的小院里,但里面有大狗。警察们摸到小院门前,果然,红色大铁门上贴着印有藏獒照片的警示标志“院内有大型犬,请勿靠近”。

  匆匆出门的马重群恰好被埋伏的警察抓获。

  据孟秋红叙述,当时来了超过50名警察,还有北戴河检察院的检察官,他们没有出示执法文件,只称受领导安排。不但马重群,他16岁的女儿也被按倒在地,十多名养殖场员工被命令蹲在墙根,一个个接受讯问。

  第二天,马超群的妹妹马青茹也被相关部门带走。

   法律文书显示,因涉嫌受贿罪,马超群于2月13日被秦皇岛检察院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5月13日被刑事拘留,5月28日被执行逮捕。因涉嫌巨额财产来 源不明罪,马重群于2月13日被秦皇岛检察院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4月15日转为涉嫌受贿罪刑事拘留,4月30日被执行逮捕。马青茹则于2月17日以涉 嫌非法持有枪支罪被刑事拘留,3月26日被执行逮捕。

  起获钱物

  张桂英在自己召开的发布会上称,家里的钱都是已去世的老伴马炳忠赚的,马超群和马重群被带走当晚,她怕说不清楚,就找女儿马青茹和外孙帮忙,将放置在衣帽间里的财物搬去了马家在和平里的另一套房子里。

  据张桂英称,两辆车运了40多个箱子、书包等,家人并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秦皇岛市开发区专家公寓一套房产是张桂英的日常住处,也是她自称的原始藏钱处。这是一个高档小区,大多是别墅式建筑,森林体育公园为小区特意开一个小门。马家在和平里的房子则是一处独门独院、建于1997年的三层别墅。

  孟秋红称,除了老太太,家里所有人都不知道有这么多钱,包括马超群。“这些钱都是老爷子赚的,老太太存到一定数量就放到纸箱子里封上,还亲手写有条子放箱子里。”至于这些财物是在什么情况下、从哪里被查扣的,马家人不愿透露。

  北戴河区人民检察院查封/扣押财物、文件清单显示,检察机关曾数次向马家下达查扣清单。

  2月15日下达的查扣清单多为手机、钱包等,应为马超群等人的随身物品。

  2月25日的多张扣查清单显示,人民币现金为4761300元和528500元,美元20捆之外另有面值100元的468张、面值50元的244张,金条1150克及金饰件若干,此外还有银行存折和存单77张,以及管制刀具和烟酒等物。

  接近秦皇岛检察院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办案人员并未就此罢手,他们讯问了马超群的儿子、大学四年级学生马唯贺后,派人跟踪他,发现他去了一个办案单位不掌握的地点。

  “这套房子的房主不是马家的人,应该是租来专门放钱的。”世极城堡小区保安老王说。从办案人员处得到的消息也称,为打开这间房子经过特殊处理的房门,请来的开锁师傅,也费了好大劲,“房子封闭得就像个保险柜”。

  3月17日下午,办案人员打开世极城堡小区的房门后,发现收获超出预期,赶紧通知警方增派人手加强安保,并通知银行派人清点。

  老王等人作为前期协助人员,进到房间里看到了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屋内的铁皮箱里装满了钱,还有大量金条金饰等物。

  大批警察赶到后,老王等保安就被撤到了外围,只剩下一名保安留在屋里协助,他最后在扣押清单上作为见证人签名。当地一名金融界人士透露,当时检察院通知了附近多家银行的分理处,并说明清点的钱就存在哪家银行,所以银行方面很积极,迅速派人带着机具赶赴现场。

  清点工作进行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总数出来了:现金人民币9002万元、美元428452元、金条34250克、银条1500克,另有未标重的金条两个和金锭五个,以及玉佛和领袖像章等物。

  在严密警戒下,这些钱物被押运送走。不过,由于行动有效,附近居民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住该楼的林先生在政府部门工作,也认识马超群,但不知道马家的钱竟然藏在这里。

  经过提醒,他回忆称,2013年春天曾看到有武装押运车停在门前,“大张旗鼓”在持枪人员的护卫下,很多铁皮箱被抬进了那间房屋,“原来都是马超群在放钱啊!”

  5月23日,马唯贺被秦皇岛市检察院以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批准逮捕。

   至11月25日,马家共有七人被相关部门拘押。其中,马超群妻子张丽焕涉嫌的罪名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张丽焕姐姐张丽红则涉嫌受贿和掩饰、隐瞒犯罪所 得罪,孟秋红的姑姑孟丽娟涉嫌罪名是故意伤害。因与孟丽娟同涉2006年一桩陈年旧案,孟秋红也曾以涉嫌故意伤害罪被传唤,后取保候审。

  房产调查

  据河北省纪委通报,除了从家中搜出37公斤黄金和上亿现金外,还扣押了马超群房产手续68套,其中超过7套房产在北京。

  张桂英称,丈夫马炳忠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倒腾房子,并入股一个矿产,至2012年马炳忠去世时,攒积了40多箱现金和黄金。不过,她未能提供相关证据和线索。

  《财经》记者调查得知,马炳忠退休前是秦皇岛市环卫局医务科一名普通大夫,曾经开过一个小诊所。认识他的人都称没听说过他能赚那么多钱,他家拥有的一些房子,也并不是普通人能“倒腾”的。

  秦皇岛一名政府工作人员介绍,张桂英常住的秦皇岛开发区专家公寓,是开发区专门为“特殊贡献者”建造的,后来很多市级领导住在这里,门前有警车常年值守。张桂英一位邻居也称,因为自己在开发区开办了企业,才能够在此买房,不知马超群是凭什么买到的?

  他们不知道的是,仅仅在这个专家公寓,马家就拥有三套房屋。该小区这种别墅式建筑仅有6栋,按设计的每栋8户算,只能住48户人家。

  据《财经》记者实地走访,马家拥有的很多房屋处于闲置状态,也有部分房屋对外承租。比如,北京市东城区东兴隆街的房屋租给了一家公司,2014年下半年的租金为85680元。秦皇岛东环路的一套门面房租给了一家足疗按摩店,租户不愿意透露租金数额。

  知情人透露,马超群在北戴河还有多栋房产和别墅。

  紧邻秦皇岛市北戴河区海滨镇赤土山村村委会的一个院子,里面有一栋造型别致的三层洋楼。赤土山村村委会工作人员称,这就是马超群以自来水公司维护站名义占地建的别墅。虽然院子里已经杂草丛生,但是洋楼看起来仍然崭新。

   靠近北戴河供水总公司的崔各庄村,则有约20亩地被马超群占去。这片地在崔各庄村北部,被3米多高的灰色高墙围绕,从外面可以看到院子里有红顶的房屋, 中间高耸着一座无线发射天线。黑色的铁栅栏大门用红色铁皮包裹,门两旁各有一个水泥浇筑的方形哨兵岗位。11月23日,鸭群的鸣叫从院内的树木和杂草处传 来,但敲门无人应答。知情者称,这块地到手后,马超群“让”一家酒店提供砖石垒起了围墙、盖起了房屋。

  崔各庄村委会主任李天宝称,这里 原来是村里废弃的砖厂,十多年前以市场价承包给北戴河集发农业综合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集发公司),后者什么时候以什么价格转包给马超群,他们不知道, 而且集发公司每年仍然在缴纳承包金,承包期尚有15年。他以“记不清”为由未透露承包金数额。

  李天宝的说法,被集发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李集周坚决否认。李集周称,这块地是崔各庄的,“与我没关系”。

  李集周的另一个身份是古城村党支部书记,马超群在古城村拥有一家“古城乡村饭店”。该饭店占地7亩,共有17间客房,附带的饭店除大厅外尚有8个雅间。此处地理环境优越,与北京军区疗养院仅一墙之隔,距北戴河西海滩、南戴河天马浴场各只有约5分钟车程。

  古城村村委会主任秦宝军介绍,这块地原来是个鱼塘,马超群托“上面领导”牵线,以8万元的总价拿了下来。对外界“承包期70年”的传闻,秦宝军予以否认,他称马超群要求承包70年,但以其母张桂英名义签的合同上注明了承包期到2029年。

  对当地有人称马超群凭着和村干部的“铁哥们”关系拿地的说法,李集周非常气愤,认为是有人想借马超群事件搞他。

  “古城乡村饭店”目前整体对外招租,接招租广告电话的张先生称,年租金12万元。

  其人其事

  马家共有三兄妹。老大马超群1967年生于秦皇岛市抚宁县,因其身高只有1.62米,所以外号“马矬子”。老二马重群生于1974年,身高约1.74米,长相不错,外号“小马仔”。老三为妹妹马青茹。

  1985年,技校毕业的马超群在秦皇岛市城市公用事业(2068.621, 13.35, 0.65%)局参加工作,1997年成为秦皇岛市自来水总公司北戴河分公司经理。之后,马重群也担任过山海关开发区自来水公司经理。

   执掌北戴河自来水公司17年来,马超群的头衔经过多次变化。2005年10月,北京首创股份(7.83, 0.05, 0.64%)有限公司并购秦皇岛市自来水总公司,马超群任秦皇岛首创水务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兼北戴河分公司总经理;2011年1月,北戴河分公司从总公 司独立,升格为市政府独资的国有企业北戴河供水总公司,马超群任总经理。2012年,马超群被提拔为副处级的秦皇岛市城市管理局副调研员,继续兼任北戴河 供水总公司总经理。

  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多名员工称,马超群为人专横、脾气暴躁,在单位以各种随意的理由克扣员工福利奖金:“他看到地上有 树叶,罚钱!这是个烟灰缸吧,他看到里面有烟灰,罚钱!”而且马超群喜欢打人,被他打过的能具体指出姓名的干部职工不少于六人。多名员工称,公司被兼并期 间,首创派的总经理有一次没有同意马超群的要钱申请,被他一烟灰缸甩过去,缝了几针,此事后来不了了之。

  在秦皇岛,一直有马超群“涉 黑”的传言。“他在办公室的平台上挂了个沙袋,没事就练拳击,我几次从那里路过都能听到砰砰的打拳声音。”员工们说,马超群汽车后备箱曾经长期放着几把 刀,“他想收拾谁总有道上兄弟帮忙”。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有一对王姓兄弟,因为惹了马超群,不但被开除,还多次遭到殴打和骚扰,最后离开了北戴河。

  不但对员工专横,马超群对上级也不客气。知情者说,马超群曾经与一位市领导在饭桌上起冲突,马超群对其怒骂。之后,该领导却特意来到公司表扬马超群的工作,令人目瞪口呆。

  很多官员都“怕”马超群,在秦皇岛已经是公开的秘密。马超群被抓后,秦皇岛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胡英杰在干部大会上宣称马超群早就该被抓。但是,马家藏匿部分巨款、黄金的专家公寓房产,正是在秦皇岛开发区。

  北戴河供水总公司为秦皇岛城管局的直属企业单位,2013年5月马壮由秦皇岛人民防空办公室调任秦皇岛城管局局长,马超群成为其直接下属,但马超群一直不服,甚至故意刁难。

  马壮新任城管局长不久,到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检查工作,车在门前被门卫阻止进入。后马超群下楼,两人在大门前发生激烈争吵,双方甚至动了手。 “马超群打了顶头上司马壮”的说法,在秦皇岛各界流传甚广。

  矛盾激化后,马超群动用了多辆汽车跟踪、监视马壮,并制作了视频上网举报马壮。该视频上传于2014年1月,有马壮在饭店吃喝等镜头。

  孟秋红称,马超群发现马壮涉嫌贪污100万元,已经写好了举报信,但在举报信发出前被马壮提前下手报复,抓人抄家。

  11月17日,在秦皇岛城管局,马壮没有否认和马超群起冲突甚至打架的事情,但他表示只是工作纠纷:“你跟你单位领导有点意见分歧,都很正常。”所以他否认因此报复马超群:“他怎么知道因为这事儿?他家属说的你不用管。”

  至于马超群家属声称发现马壮贪污100万元的事情,马壮对《财经》记者说:“我相信,最后法律是公正的。”

  靠水吃水

  北戴河供水总公司负责北戴河区、南戴河旅游度假区、北戴河新区的日常用水,现有职工近200人,供水管线全长167公里。

   据新华社报道,来自北京的一家企业在秦皇岛市建设一座高级酒店,马超群直接索贿要300万元,后来又涨到500万元,其索贿过程被录音。录音资料随后被 举报到有关部门,导致其案发落马。多名知情者称,该酒店为北戴河的华贸喜来登酒店。《财经》记者多次向喜来登酒店求证,均未获得证实。

  虽然对马超群涉嫌经常以停水威胁企事业单位获取利益有所见闻,但大多数人还是对他拥有上亿元现金表示吃惊。前述在政府机关工作、认识马超群的林先生说,马超群“最后疯狂了,给不给水全是他说了算”。

  《财经》记者从秦皇岛第一人民医院了解到,2013年6月中旬,该院在北戴河的体检中心开业,当天就被停水。该院院长通过秦皇岛市领导紧急协调,当晚才将水接通。

  北戴河供水总公司一名员工介绍,早前因为交警查扣过自来水公司的车,马超群曾对秦皇岛市交警支队第五大队停水。不仅如此,“北戴河公安局新盖了座办公楼,马超群就是不给人家接水,逼得人家自己打了口井。”一位警官表示听说过此事,是很久之前了。

  除此之外,还有当地的公园、汽车站等曾享受停水“待遇”,龙腾长客北戴河长途汽车站至今未能正常供水。

   北戴河供水总公司一名老员工称,大约在2007年,时任国资委一位主要负责人到北戴河视察,下榻在一处培训中心,马超群向培训中心主任要求和上述负责人 见面,未获安排。之后马超群停了该中心一个多星期的水。时值北戴河暑期游客高峰,该中心有很多接待任务,但停水期间请市领导协调亦未果。

  11月16日,《财经》记者向培训中心多位负责人求证,后者以时间太久、当时不在为由表示不知情。

  “马超群做事如此疯狂,这么多年为什么没人能告倒他?”秦皇岛一名政府工作人员说,事实可能真如马超群所声称的,“后台很硬”。由于北戴河曾经是中央夏季办公地,每年都会有许多高级官员来这里开会或疗养,马超群巴结上某位“大人物”很正常。

  到过马超群办公室的人说,里面挂着一张马和领导人的合影,他对外声称为其“干爹”。正因为如此,不但上级怕他,他也才敢如此猖狂。

  接近案情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马被抓捕,是企业将控告信和证据送到了中央有关方面,转给河北省主要领导后,获批四字“严查速办”。于是,专案组成立,马超群落马。

  此案并非此前流传的由纪检部门主导办理,而是于2014年初联合多个部门成立了以公安为主的专案组,侦查数月后转给检察院。

  一位了解此案的法律界人士认为,目前所有财产来源的证据都被办案机关查收,犯罪嫌疑人均被控制,家属没办法对外说清楚每笔资金的来源。另外,个人的私产也没必要对外一一举证说明。

  换言之,涉及贪污贿赂等犯罪的举证责任应该是检察机关的职责,届时,多少金额系非法所得应由司法最终认定,现阶段一些媒体将1.2亿元现金等巨额资产称为“赃款”颇为不妥。

  一位接近检察院的人士介绍,纪委公布马超群涉案金额,很可能是办案受到了阻力,所以想通过社会压力来推动,“现在秦皇岛官场很多人仍然在观望,不知道这次能不能真的扳倒马超群。”

河北检方跟踪亿元贪官之子发现近亿现金所藏地点-天狼国际保镖公司